云上恩施APP客户端
恩施广播电视台公众号
恩施之声公众号
魅力94公众号
首页 > 正文
永续债补充银行资本 央行多方改善货币政策传导
2019-02-20 14:57 云上恩施

“增强银行资本实力,是提升金融支持实体经济能力的重要方面和基本条件。”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2月19日在国务院政策吹风会上表示,通过永续债的形式补充银行资本在我国刚开始进入实践阶段,为了引导和培育市场,将有一定的政策支持。

商业银行发行永续债,有利于增强商业银行抵御风险的能力和信贷投放能力。“我们一直在改善货币政策的传导,这只是其中一个方法。”潘功胜在会后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传导机制的优化,包括货币政策、财税政策、监管政策以及商业银行内部的政策安排等多个方面。

目前,银保监会扩大了保险机构投资范围,允许其投资永续债等资本工具;财税部门已经明确了永续债的会计处理,很快还将明确永续债的税收处理;人民银行创设了央行票据互换工具(CBS),并将合格的银行永续债纳入央行担保品范围,以促进提升永续债的流动性和市场接受度。

2018年以来,人民银行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并根据形势变化,前瞻性地采取了一系列逆周期调节措施,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加大定向调控、精准滴灌力度,着力疏通货币政策传导。

“总的来说,各项政策取得了较好效果。”潘功胜称,M2与社会融资规模增速明显回升,贷款结构进一步改善,金融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加大,货币政策传导已经出现边际改善。

完善资本结构

总量充裕、质量较高,但结构需要完善,是目前我国商业银行资本方面呈现的三个突出特点。

商业银行的资本结构,按照损失吸收的顺序和能力,可以分为核心一级资本、其他一级资本、二级资本。按照资本来源和渠道,有外源性和内源性的资本补充。

据潘功胜介绍,截至2018年9月底,我国银行业资本充足率是13.81%,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是10.8%。但是,其他一级资本充足率只有0.6%,远远低于国际上大型银行的水平。

到2018年末,商业银行整体资本充足率14.02%,比上年末上升0.55个百分点;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03%,比上一年末上升了0.28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是11.58%,比上一年末上升0.24个百分点。整体来看,我国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占比已经达到了77%~78%,总体资本质量比较高。

同时,近年来我国银行业发展速度较快,部分银行在发展过程中面临资本约束,加上监管趋严和标准提升,以及影子银行业务回表,这些因素都对商业银行动态补充资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为了确保满足实体经济持续增长的信贷需求,同时也考虑表内信贷要在一定程度上承接表外资产回表,留存利润应对增速放缓等一些原因,商业银行在一定程度上还是需要不断地补充资本。”中国银保监会法规部主任丛林在会上表示,整体来看,目前中国商业银行实际资本充足水平是高于国际监管标准最低的资本要求的,但相对于国际水平和未来增长要求,还需要多渠道补充资本。

银行资本补充可分为内源性与外源性两大渠道。其中,内源性渠道主要是每年留存收益以及部分超额拨备;外源性渠道主要有上市融资、增资扩股,发行可转债、优先股、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等。

“当前永续债是银行补充资本的一个较好渠道。永续债没有固定期限,或是到期日为机构存续期,具有一定损失吸收能力,可计入银行其他一级资本。”潘功胜在吹风会上表示,永续债是国际上银行补充其他一级资本比较常用的一种工具,有比较成熟的模式。

此外,对于目前余额已达86万亿元的中国债券市场而言,推出银行永续债,也将进一步丰富我国的债券品种结构,满足长期投资人资产配置需求,促进债券收益率曲线的完善。

央票互换不是QE

1月25日,中国银行(3.670, -0.01, -0.27%)发行首单银行永续债。一次性完成400亿元上限发行,实现2倍以上认购,发行利率处于预测发行区间下限。

为了提高永续债的市场流动性,增强市场认购意愿,支持银行发行永续债,央行创设了央行票据互换(CBS)以提供支持。CBS是央行与公开市场一级交易商之间开展的一种债券互换交易,是“以券换券”,不涉及基础货币吞吐。

“CBS对银行体系流动性的影响中性,并非中国版QE(量化宽松)。”潘功胜说,此前永续债发行初期,市场有声音认为这是央行在“放水”、是中国版QE,但需要明确,此次创设的票据互换与QE有本质区别。

一方面,以券换券,不涉及基础货币的吞吐。一级交易商获得的央票,不能自动获得央行的基础货币。回顾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其他国家主体采取的QE,一般在购入资产的时候会投放货币。但此次永续债在进行互换时不涉及基础货币的投放。

另一方面,央行票据的互换,没有造成永续债所有权和信用风险的转移。所有权仍然在商业银行,利息所得仍属于债券持有人。只是通过这样的操作,央行按照市场化的标准收取费用,提升永续债的流动性。

根据目前的政策安排,永续债债券持有人,可以将换入的央票在市场上进行抵押融资,也可以作为参与央行的一些货币政策操作的担保品。

不过,潘功胜表示,央行对CBS没有一个数量的目标,而且预计债券持有人也不一定都会来找央行换央票。

“央行创设CBS,初期主要是引导和培育市场,目标还是让市场本身发挥作用。”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在会上进一步补充称,从实际操作程序来看,预计CBS数量不会像大家想象中那么大。

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央行按照市场化的标准收取费用,并不是免费提供这个服务。收费标准是参考银行间市场无担保融资和有担保融资的利差来确定的。

第二,人民银行宣布创设CBS的同时,也宣布了将评级不低于AA级的永续债纳入人民银行的中期借贷便利、定向中期借贷便利等担保品范围。不一定需要换成央票再去获得流动性。

第三,央行通过CBS也可以提升永续债的流动性,银行间市场上银行之间可以用永续债作为相互之间的抵押品来获得融资。

孙国峰透露,首次CBS操作将“很快”进行。

多家银行正在跟进

“据我们了解,商业银行兴趣很大,部分银行已经在走内部公司治理的程序。”潘功胜表示,中国银行首单永续债的发行,从发行人、投资人等角度,都可以看到市场表现出较高的兴趣。

据他介绍,针对中国银行首单永续债,境内外参与投资者150家左右,包括保险公司、证券公司、证券投资基金、理财产品等,其中也包括境外的央行、保险以及资产管理公司。

下一步央行还将从多个方面探索完善对永续债发行的支持。

第一,在扩大投资者范围方面。比如,是否可以推动商业银行资本债券在银行柜台发行?并允许合格投资者和高净值投资者投资?比如,扩大境外机构的投资,允许有条件的商业银行到境外债券市场发行融资,再比如推动基金、年金等长期投资者参与。

第二,在政策措施方面。要继续优化资本补充债券的政策框架,比如简化发行审核的程序,尽快明确永续债的税收政策,提升永续债的流动性等。

第三,利用债券市场进行资本工具的补充,在不同条款设计方面,也有很多可以探索的地方。比如从减计型永续债,到转股型永续债的探索等。

“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是衡量个体健康状况很重要的指标。”潘功胜说,金融管理部门一直在为商业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创造市场条件和政策条件。

一是鼓励商业银行通过内源性方式来补充资本,前提是要平衡好股东利益和商业银行发展的需要;二是发挥好股票市场的融资功能,支持商业银行上市融资、增资扩股、发行优先股等;三是通过债券市场,包括永续债等来补充资本;四是要求商业银行业务的发展应该与其资本充足性和资本补充能力相适应。也支持银行通过资产证券化的方式融资。

“同时,我们扩大投资者范围,引入基金、年金等参与商业银行的增资扩股,鼓励外资参与境内市场交易。”潘功胜说。

(新闻链接:https://finance.sina.com.cn/money/bank/bank_yhfg/2019-02-20/doc-ihrfqzka7390195.shtml

来源:新浪财经 2019-2-20

责任编辑:佘倩